關於部落格
自我創作
  • 3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清陽】起始文

數天前,或者說前不久,我們跟平日一起玩耍的朋友一起在附近的公園裡玩耍。
我們玩著各種各樣的遊戲,其中我們最擅長也是最喜歡玩的就是捉迷藏。
如平日一樣,用『剪刀石頭布』決定了誰是負責捉的人後,我們就躲了起來。
一秒、兩秒……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過去了,還沒有聽見任何人被抓到的聲音。
「真奇怪……」如果是平常的話,現在總會有至少一人被抓到了才對。
我探出頭來看著公園,然而誰都不在,下一秒我已經失去意識了。
 
當我醒過來後,自己已經是動彈不得、無法出聲的狀態。
我只能依靠著觸感,知道自己身邊有著人,至於那是誰,我就不清楚了。
 
『神啊,請救救我們……』
姐姐所說的救世主,警察,今天還是未來到這裡。
依靠身旁傳來的微弱呼吸聲,我只知道姐姐跟里歐還在……
 
1天後
自己依舊和昨天一樣的狀態,不過手上的麻痺感與飢餓感好像消失了,這是麻木了吧?
嘴裡的布條也被拿下來了,然後嘴邊的傷口與數小時未攝取水份的關係,只要動一動嘴巴就很痛了,別說是大叫求救了,連普通地說話也沒辦法做到。
吸入的空氣當中除了難嗅的腐爛味外,還有……腥臭的氣味。
想想也知道原因是什麼,我們維持這個姿勢已經很久了,然而我們從來沒有被鬆綁帶去洗手間。
「……姐……姐?里歐?」忍痛用乾涸的喉嚨勉強叫喊著重要的人的名字,但是作出回應的只有里歐一人的聲音。
今天還是和昨天一樣,警察還沒來……而且,姐姐不見了。
 
第X天
在姐姐消失後,我跟里歐已經放棄了。
每天只能聽到那個男人嘻嘻賊笑的聲音,水還是液體滴落地上的聲音與怪異的急促喘氣聲。
而且,被迫餵著難喝混著怪味的水,還有明顯就是沒有煮熟,或者說根本就沒煮過的生肉,就算想要不吃不喝,也會被人打到張開嘴巴灌水進去。
面對這樣的日子,我們大部分的人已經完全放棄了。
 
突然,一陣腳步聲出現在屋內,接著是很多人的聲音…救護車、警備車的警報聲……
警察來了,他們來把我們從黑暗中帶走了。
但是……姐姐已經不在我的身邊了。
 
之後……
由於長期未能攝取足夠的營養與我們身體都受了傷的關係,我們獲救後就一直住在醫院裡接受治療直到康服。
從醫院出來後,我被里歐的家人告知,在我們被拐帶的時候,父母捲入了一通交通意外去世了。
然後,我就被里歐的家人所收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