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自我創作
  • 3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MP】草夜 - 無法停止的夢【任務】【接龍】

從草叢處傳來了沙沙作響的聲音,令草夜嚇了一跳。
「小、小彩虹?」草夜小心翼翼的靠近那發出聲音的草叢,從中出現的卻是一大群食夢夢。
「什、什麼?」草夜吃驚的看著這群食夢夢,懷疑著他們到底是從那裡來。
因為,食夢夢應該是生活在遺跡之地,這裡四面都只有岩山,並沒有遺跡,理應不會在這裡出現才對。
草夜驚訝的聲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他們亦發現了草夜的身影,他們像是發瘋了攻擊草夜,正確來說是一同對草夜使用了催眠玄術。
草夜避開了這一輪攻擊後,為了躲開這群像是發瘋了的食夢夢而跑進了黑鑽市。
經過一輪追逐後,草夜幾經辛苦才躲開了,草夜躲在建築物後,偷偷看著在街道上四處走動的食夢夢。「到底是怎樣?」
身後的草叢處再次傳來聲音,草夜慢慢的回過頭去看。「…不——」
「不要出聲。」對方貌似是擔心草夜大叫出聲,而用手捂著草夜的口,然後在他耳邊細聲說道。
草夜看清對方的臉後,才放下心來,是九世先生,不過臉色很慘,大大的黑眼圈掛在臉上。
九世先生比著手勢要草夜跟著自己走,草夜點點頭後靜靜的跟著九世先生走。
 
來到了警局,因為窗戶跟門全都是封死的,只有後門是開著的,看來這是對付食夢夢的對策。
跟隨九世先生進來後,發現警局有一名睡著了的訓練家。
看著那名熟睡的訓練家,再加上剛剛逃跑時在窗戶看到了居民都睡著了,這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草夜越想越是擔心綾的安危,於是便問九世先生借用電話來確認。
確認了綾在附近的街道迷路了,一段時間內不會來到這裡後,草夜也安心了起來。
電話聊完後,那名熟睡的訓練家也醒來了,表情很困惑。
九世向那位訓練家和草夜發出了調查請求,兩人也爽快的答應了。
「我叫秀河!請問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草夜」
「原來你叫草夜啊,那草夜這次的任務還要請你多多指教了。」
「……你也是,請多指教」
 
兩位少年在聽完九世先生說完事情的經過與有著大量食夢夢出現的線索後,就離開了警局。
他們開始調查讓大家陷入永眠的原因。
 
分開前,兩人為了確保自己和對方的安全,交換了實況轉播器的號碼,為了隨時交換資訊跟確定對方的安全。
他們要解決的事情有兩項,調查一睡不起的原因跟食夢夢爆增的原因。
草夜則負責調查黑鑽市內有什麼原因,令到食夢夢爆增。
出發前,草夜特意把烈雀跟皮丘從老家換到手中。
有烈雀在的話,只要使用『吵鬧』便不會陷入睡眠;有皮丘在,就算到了晚上也不怕會調查不能。
 
現在的時間是中午,在草夜的一聲令下,草夜跟他的PM開始進行調查。
市內充斥著大量的食夢夢,要行動起來只好隱藏身影,不然只會引來更多的食夢夢,然後調查失敗。
要是被食夢夢發現了,草夜就叫PM使用『咬咬』或『蟲咬』來對付食夢夢,不管那一招都是效果拔群。
如此這般,草夜開始在黑鑽市進行調查。
 
草夜發現了食夢夢會走進沈睡了的市民家中,於是便跟著進去調查。
在食夢夢走後,草夜偷偷從打開的窗戶中溜進那所房屋中,起初以為他們是去吃房屋內的食物。
然後,在飯廳中看到放在桌上的已經變得冰凍的湯後,進來吃食物的這個想法就被推翻。
這家人貌似是在食飯的時候睡著了,一家人整齊的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草夜走到廚房去看,那有著一鍋湯,而且有著惡臭,推測已經放了一星期。
草夜心情複雜的看著這鍋湯,該不該幫他們倒掉?總次,先在筆記本寫下『跟食物無關』的字句。
就在胡思亂想之際,草夜聽到有聽音從客廳傳來,難道他們醒來了?
草夜在客廳通往走廊的門邊,偷偷看進去,要是對方醒來自己就立即從玄關奔走吧!
然而,看到的卻是食夢夢,一隻食夢夢從窗戶走進來,吃夢後,身體釋放出了煙霧。
因為,距離問題,草夜看不到那個煙霧映照出的夢境,不過可以知道他們不是因為快樂的夢而一睡不起。
食夢夢吃到快樂的夢時,會吐出粉红色的的煙霧,從食夢夢什麼都沒吐的情況下,看來並不是十分好的夢,可是又不是惡夢。
至少,剛剛進去看他們的臉色並沒有十分的痛苦,倒是因為沒有好好的進食,臉色十分的悽慘。
如果再不快點解決事件,這裡的人會因為沒有進食而飢死在夢中!
……夢?草夜像是發現關鍵一樣開心的笑了起來。
食夢夢是食莉神奇寶貝,他們不會逗留在沒有夢的地方才對,那麼他們在這裡一定是跟夢有關!
那麼,原因會不會在夢中?所以,自己在現實世界才找不到任何線索?
但是,如果是有關夢的話……是誰的夢?是誰最先睡了起來?誰最先做夢了?
難得發現的線索又因為新的問題而斷了。
草夜又灰心起來,不過竟然有新的推測,那就先通知秀河吧!
跟人類的食物,還有居民做的夢並不是惡夢又不是快樂的夢,這些事情就需要通知秀河了。
 
草夜拜託了PM們幫自己把風後,就撥打了秀河的實況轉播器號碼。
然而,卻沒有任何人接聽。
……糟糕,難道秀河他!不安的心情隨著自己的幻想而增加了。
為了證實一下,秀河的安全,草夜帶同PM們全力奔跑往秀河剛剛離開的方向,採礦場的方向前進。
 
 
……
在接近黃昏,入夜前,草夜總算在廢棄的採礦場上找到秀河,然而秀河就同預想的一樣,陷入了沈睡。
怎麼辦?要叫醒秀河,然後跟他說線索在夢中,然後叫他再睡一次?還是說……由得他睡下去好了?
可是,他要是不醒來的話,怎麼辦?而且,他就算睡了,也不一定知道線索在夢中……
可是,叫醒人後又叫他去睡,感覺很惡趣味。草夜百感交集的看著秀河。
「先回去吧。」入夜後是很危險的,草夜決定由皮丘帶路,跟大家一起合力把秀河帶到安全的警局。
 
跟九世先生商量後,還是決定叫醒他。
然而,秀河任由草夜拍打、在耳邊大叫,他也完全沒反應,草夜決定採取比較強硬的手段。
「……皮丘,電醒他!」皮丘看了看草夜後,在草夜的指示下,小心翼翼的控制用雷量,避免秀河不小心地死於心臟麻痺或直接變成一具焦屍。
草夜不放棄的繼續嘗試,從洗手間裝了一桶水來潑在秀河身上也沒有用,去冰箱拿冰放在他身上也是。
能想到的方法已經用完了,然而秀河一點要醒來的跡象也沒有。「……怎麼還不醒……」
當草夜決定放棄的時候,有兩名訓練家從後門衝了進來,圍著秀河跟自己。「終於找到了!」
「你害我們找得這麼辛苦,還被食夢夢追!」眼看那名女孩伸手不知道想要對秀河做什麼,草夜立即緊張的整個人護在秀河的前面叫停。
「怎麼了?你是誰?啊,是秀河的小情人嗎?」那女孩說出了令人害羞的話後,立即得到草夜的反駁。「才不是!」
經過解釋後,原來他們是跟秀河一同旅行的訓練家,安倍夏樹跟安倍伯彥。
他們指秀河留下紙條後,便不見了,他們就依照紙條上所說的來到黑鑽市找他。
「他是不是中了催眠?」夏樹看著熟睡的秀河,草夜想起方才用盡一切方法也沒辦法叫醒他,便老實回答。
「好!我來試試看!」夏樹興致勃勃站起身來,在她自己的背包裡東翻西翻。
夏樹拜託大哥伯彥去抓一隻食夢夢回來,自己則跟草夜一起來設置C裝置。
C裝置是在合眾得到,可以強制進入夢境的一種裝置。聽起來有點不可信,不過草夜還是決定相信她了,因為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
 
利用食夢夢的夢煙,一眾人看到了奇怪的世界,魚飛在天上的世界。
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夏樹決定由她進去,裝置由她大哥使用。
本來草夜說要由他進去,卻被他們用年紀小跟這樣比較好玩的理由而拒絕了。
夏樹進去前,草夜拜託她帶信息『線索在夢中』這句話給秀河,沒多久後,夏樹就進去了。
從夢中回來的夏樹表示自己已經傳達了信息,接下來就看秀河自己的造化了。
 
三人利用食夢夢,繼續觀看秀河遇到了什麼,感覺越來越接近事情的真相。
「小孩?森林?」三人看著夢煙裡顯示出來的環境,秀河在森林裡開心的跟一名小正太在玩,我們就在外面擔心他,感覺真可惡。
夏樹指著夢境中出現的小孩。「這孩子是鎮上的人?」
「今天我去調查時,好像沒看到過。」草夜不敢百分百說沒看過,因為今天整天走下來,到底看了多少小孩的睡臉,少說也有十人了。
「九世先生,你知道這是誰嗎?」發現草夜一點忙也幫不上的夏樹決定找尋九世先生的幫忙。
「那是……!」看到孩子的臉後,九世先生神情嚴重。
 
 
根據九世先生提供的資料與在夢境的比對,最終在附近的廢棄礦山裡找到夢中的那位兒童的屍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