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自我創作
  • 3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MP】草夜 - 探查神秘遺跡【任務】

 
早前,通訊器的聲音響起了,那是特別設定的聲音,只有來電人是隊伍的人時才會發出的鈴聲。
草夜把通訊器打開一看,是來自隊伍的群體電話。
內容是刕芽想要大家在週一時來到脈流鎮,刕芽說完以上的話後就掛了通訊器。
在收到電話後出發,總算在約定日期當天早上到達了脈流鎮。
可是,他並不知道刕芽隊長的位置、集合地點在哪裡、還有集合時間,因為刕芽當然並沒有說到就掛掉了,然後所有的回撥都沒有反應。
其實在聽到集合地點是脈流鎮時,草夜還擔心到會因為大地震的關係,去脈流鎮的道路都封閉了。
幸好,工人們跟PM們都很快速的清理好道路,因此沒有造成交通阻礙。
 
不清楚集合地點的草夜正想要先去神奇寶貝中心休息時,天空中突然出現寫有『NATURE』字樣的煙火。
草夜聽到煙火的聲音,回頭一看那個正是隊長拜託別人特製的煙火,是代表著集合的意思。
草夜根據煙火出現的地點判定隊長的所在位置,大概其他隊員也已經正在前去。
 
***
 
脈流鎮的深處是森林,然後再往後就是海洋,刕芽正在森林入口附近。
刕芽是『NATURE』的隊長,隊中唯一的女生、同時也是創辦人。
此刻,她手上拿著剛熄滅了的火把,小小的煙從中冒起,身邊有著剛用完的煙火筒,看起是剛才發射了煙火。
「大家應該正在來了吧?」刕芽抬頭看著順利升空的煙火正在熄滅、消失,刕芽決定往森林退去。
因為,亂放煙火是不可以的行為,不然每個人也放,空氣也會變混濁、破壞環境。
所以,這次的煙火大概已經引來附近居民的關注,更可能是引來了九世先生的注意而正在前來。
刕芽把煙火筒蓋好就拿起來,走到森林裡去,躲避可能會前來的人。
如以前一樣,刕芽退到大概十米遠的樹後,吃著新買的糖果等待著其他隊友的到來。
 
***
 
其實,十七早已來到了脈流鎮,只是一直在神奇寶貝中心休息,一點也沒有動腦想要去找隊長的意願。
坐在神奇寶貝中心裡,悠閒的等著隊長的聯絡,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
突然,十七注意到窗外正在困惑著的綠髮小孩,他正是自己的隊友,全隊中年紀最小也是最兇的草夜。
看著他困惑的樣子,想叫他先進來一起休息,可是又覺得很麻煩,最後還是決定放棄理會草夜。
自己坐在神奇寶貝中心裡一邊喝茶休息,一邊看著窗外困惑的隊友。
 
瞬間,天空上出現了寫有『NATURE』字樣的煙火。
十七拿起背包準備出發,回望窗外,發現草夜已經離開了。
『動作真快……』自己則悠閒的步出神奇寶貝中心,騎著驚角鹿向著煙火發射地悠閒地前行。
 
***
 
「呃……這裡是哪裡?」綾一如以往的正在森林中迷路,抬頭看在天空中帶路的姆克兒。
姆克兒很專心的指引著綾前往脈流鎮的道路,他正在脈流鎮附近的森林中尋找出路。
因為想要自己找路,而且姆克兒很累的關係,於是綾就自己步入森林,然後落得了迷路的下場。
直到他發現自己去到的是一個岩岸邊,認清了自己再次迷路的下場後,他終於放出看起來很累的姆克兒。
於是,綾在姆克兒的帶領下,終於在遠處看到小鎮的模樣,便把姆克兒收回到。「辛苦你了。」
想著要回到鎮上時,天空中的煙火瞬間把綾的視線奪走,綾把目標轉向那個煙火的地點。
 
***
 
草夜跟十七在前往煙火地點的路途中,發現了對方,於是便一同前行找尋刕芽。
「十七,你下來走好嗎?」草夜快步的跑在十七身邊,有點心裡不平衡的說著,主要原因是因為十七坐在驚角鹿上,而自己則是因為沒有大型PM而要跟著十七跑。
「不要。又麻煩又累。」十七立即回絕,一副這是很麻煩的事的樣子。
「……去死。」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四處張看後還是找不到刕芽,於是決定先去森林裡找找看。
以從前的經驗來判定,刕芽會退到森林裡去,為了避開來到這裡的人,當然是隊友以外的人。
十七收起驚角鹿,跟著草夜走向森林,大概走到十米外左右就看到他們要找的人。「隊長。」「刕芽。」
「你們來了,辛苦了。」刕芽拿著糖果,笑著跟來到的十七跟草夜揮手。
「吶,我們下次換個正常方法,好嗎?」草夜有點無奈的說著,雖然每次都這樣提議著,可是每次也得不到想得到的正常結果。
「可是,這樣比較好玩啊。」刕芽咬著糖果,可愛的笑著。
「……算了。」草夜深知自己是沒可能勝過隊長的,因為自己是對隊長的笑容沒有什麼抵抗力。
於是,草夜轉移話題,看著隊友們。「現在,只剩下小彩虹沒有到了吧?」
「「嗯。」」十七跟刕芽異口同聲的說著,刕芽雖然覺得有點太久,還是覺得要多等一會。
 
十五分鐘已經過去,刕芽看著城鎮的方向,那裡並沒有任何正在往森林前進的人的身影。「還沒來呢…」
「……迷路了吧?」
「絕對是迷路了。」
「嗯,我想是迷路了呢。」
三人如此說著,大家都達成了『綾迷路了』的共識,接下來他們便討論著要怎樣找綾了。
「你們說,用棒棒糖會不會引到綾出來呢?」刕芽拿出棒棒糖開玩笑的說。
突然,草叢一動,從中跳出的人影把刕芽手上的棒棒糖咬著不放。
「……!?」眾人看著從草叢中出現的綾,心裡面百感交集。『『『真的出現了…』』』
「小彩虹……?」草夜看著冒出來的綾,有點懷疑是不是真實的而叫喊著他的名字。
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喊,綾轉頭看向草夜,吃驚的說著:「嗯?啊咧?為什麼大家都在?」
「總之,現在大家都到齊,我們就出發吧!」刕芽看著自己的隊伍終於齊整了,便舉手帶領大家離開。
草夜好奇的問道,又要去不知明的地方了嗎?「出發去那?」
「出發!出發!」刕芽完全沒有理會草夜的問題,自顧自的走出森林,其他人也跟著刕芽走。
「等等……聽人說話啊!」盡管叫喊著,聲音也沒能傳到他們的耳中。
 
***
 
遺跡山谷,因為地震的關係,在脈流鎮附近的遺跡山谷出現了新的遺跡入口。
刕芽帶領大家來到了遺跡的入口,入口古舊,而且有點殘破、崩壞。
到達的時候,眾人看到龍時館主跟一些像是考察員的人,還有探險者跟普通市民,他們都圍在入口的附近。
所有人的臉色也不太好,十分的擔憂的樣子。
刕芽帶著大家揮手走向龍時館主,龍時館主發現了刕芽後,跟現場的人交代了幾句,然後圍著的人就散去了。
龍時館主走近後,刕芽就開始說著來到這裡的原因。「我們要去遺跡救人。」
「什麼?」隊員們一副聽錯的樣子看著刕芽,十七更是一副覺得這是很麻煩的樣子,看著刕芽認真問道:「刕芽,可以再說一次嗎?」
聽到十七的疑問,刕芽笑笑的點頭再說一次,像是這是一件很開心的事的樣子。「嗯。我們要去遺跡救人。」
十七確認自己沒有聽錯後,立即黑起了臉。「我可以不去嗎?」
「咦?為什麼?不可以,我們要一起去。」刕芽燦爛的笑著說,完全沒有留給對方選擇,面對刕芽的笑容,十七決定放棄抵抗,綾跟草夜也表示沒有意見,於是一行人決定跟著誌時館主出現。
在出發前,龍時館主表示不知道會進去多久,一行人就跟龍時館主一起回到脈流鎮準備一些必須品跟改變攜帶的PM。
 
***
 
距離進入遺跡已經過了兩小時左右,實際是過了多久並沒有人知道。
龍時、刕芽、十七、綾跟草夜,他們準備好後,就進入了遺跡,不過沒多久他們就掉進由刕芽不小心觸發的陷阱裡……
掉下來後,他們把指南針跟地圖掏出來,打算看看目前的方位跟要前行的方向,然而手錶、指南針跟通訊器都因為磁場的干擾而失效,一行人在回不了地面的情況下,只好鋌而走險繼續前行,希望能找到出路。
黑暗的情況下,幸好有草夜的皮丘跟綾的摩卡使用閃光,才得以不用在小提燈那微弱的光線下心驚膽跳地前行。
 
不愧是地下遺跡,十分古舊,卻又有著華麗的雕刻,這大概是古時某重要建築物吧?
而且,歷史這麼悠久的建築物內的陷阱還依然繼續運作,就可以知道古代的人的技術是多麼強勁。
一行人越是深入就越是黑暗,十七認為再走下去也不會有路,於是提議回到剛剛的地方找出路。
雖然,掉下來的陷阱口被關了,不過大概在附近也有開關吧?
「不……我們繼續走下去吧。」草夜一口否決,帶著皮丘走到前方一處停下來,指仔一看在草夜的腳旁有著一盞燈。
龍時館主走近一看,並且檢查了一下,確認這是失蹤的探險家的物品。
於是,一行人就加快腳步向前行,希望能在前方找到九名失蹤探險家或是其線索。
 
***
 
拯救行動在發現九名失蹤探險家後很快就展開了,如眾人所想的他們就在前方的路途上。
龍時館主給眾人分派工作後,大家就開始在救援失蹤探險家,或是在查看附近的環境看看這裡是發生了什麼事。
綾跟刕芽還有十七在救援探險家,因為失蹤了數天的關係,他們皆有中毒和脫水現象。
而且,因為脫水的關係,他們生命垂危要盡快把他們帶到醫院才可以。
原本,十七只打算待在一旁不幫忙,畢竟他只是被隊長強行帶進來的,可是在草夜跟龍時館主的眼神底下,他還是乖巧的去幫助綾跟刕芽。
根據脫水時的處理方法,首先將患者移到陰涼處,然後給他們補充水份,最好是給水、茶、碳酸飲料之類的飲品。
綾他們把自己帶來的飲料平均分給所有人,然後刕芽的芽吹鹿用『芳香治療』暫時給他們清除毒素。
然後,把眾人運上刕芽的大岩蛇身上,準備方便等一會回到剛剛掉下來的洞口處。
 
另一方面,草夜跟龍時館主就在附近察看環境。
四周的東西十分混亂的放在地上,而且牆壁跟地面也有打鬥後的痕跡,東西大概是被打倒後掉在地上的。
行李包內並沒有食物,不知道是探險家吃光了,還是襲擊他們的人或PM搶劫了。
不過,以眾人中毒的情況來看,附近應該有有毒的物品或是種物,如果不是就是有毒系的PM。
如果真是有PM,那恐怕就是襲擊他們的PM了。
根據附近走動的腳印來看,除了人們的腳印,還有小隻的PM的腳印,是以小群體行動的PM。
而且,有著來回往返的痕跡,大概他們襲擊訓練家後,有再次回來這裡來,而且是數次的來回。
 
調查附近過後,龍時館主把大家集合起來,並且把結果分析出來。
龍時館主認為失蹤探險家是受到生活在遺跡的PM所攻擊,被攻擊的原因是以為他們是入侵者。
而且在那之後,PM們還會回來觀看他們的情況,所以一行人決定趕快離開。
 
就在他們準備離去時,刕芽發現另一邊的洞口有一隻破破袋跟小灰怪存在。
「很可愛。」刕芽走近他們,並一把抱起小灰怪,看到可愛的PM刕芽就冒出花來。
就在此時,在一旁的破破袋卻攻擊起了刕芽,刕芽也立即中毒。
破破袋攻擊的原因,大概以為刕芽是想要攻擊或是強行帶走小灰怪吧?
「刕芽!」、「隊長!」眾人看到刕芽中毒後,立即緊張起來。
綾跟十七立即派出由基拉跟小鋸鱷來對付他們, 而被擊倒在地的小灰怪他們被象徵鳥發現。
然後,象徵鳥發出巨大的叫聲,好像有什麼意義的樣子。
「糟了,他在叫夥伴!」十七立即理解了那一聲叫聲的意思,然後龍時館主就咐份草夜帶著探險家先退到通道內,以免被攻擊。
十七的小鋸鱷很快就對上破破袋,綾的洛加( 由基拉 )就對付象徵鳥,刕芽的芽吹鹿因為主人被攻擊,而自動走出來對戰。
「刕芽就拜託了。」十七把刕芽帶回草夜的身邊時離下這句話,然後就立即回去指揮小鋸鱷的行動,綾則努力命令著洛加對戰,龍時館主暫時指控著刕芽的芽吹鹿。
草夜十分相信自己的夥伴跟館主的實力,因此專心治療刕芽,因為是近距離遭到攻擊,就算中毒解除了,他所受的傷還是存在。
刕芽在草夜的緊急處理下,很快就醒過來,然後就立即被草夜開始訓話。「就說了,你不要隨便接近陌生、野生的PM,現在受傷了。你知道嚴重性嗎!還好只是擦傷,如果是致命傷你要怎麼辦!」
一段訓話後,眾人已經暫時把那些PM暫時擊昏,然而在對戰前,象徵鳥呼叫的夥伴應該就快來了。
此地不宜久留,龍時館主立即說:「快走!他們的增援在來了。」
 
然後,一行人轉身離開,由草夜騎著刕芽的芽吹鹿抱著皮丘用閃光帶頭,大岩蛇跟其他人在中間,龍時館主殿後。
「怎麼辦?這樣一直走下去並沒有路的!」草夜一直向前跑,擔心的問著。
因為,之前一直走來的時候,這裡並沒有任何分叉路,如果一直走下去,最終會是一個死胡同。
那些生活在這裡的PM也不會不知道這邊是死胡同,他們一定不會放棄追擊眾人的機會,一定會追上來。
「要在這裡擊退他們嗎?」草夜問著,因為如果走到盡頭,失敗的將會是他們,如果只是在中間的路段,說不定還有反攻的機會。
龍時館主認真思考了一下後,回話:「不可能,他們應該有很多。」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數量有多少,不過他們可是在這遺跡裡生活的PM,而且可以把九名探險家擊倒,以實力跟數量來說應該不差。
「左邊!左邊有路!」十七騎在驚角鹿上,跟著草夜的後面,大岩蛇的旁邊。
你眼利的發現了原來沒有分叉路的通道上出現新的分叉路,雖然眾戈有點猶豫應否進入這條像是陷阱的路,不過形勢所迫,眾人在無可選擇下進入了這條路。
進入後,草夜跟十七還有龍時館主立即派出PM使用『岩石封閉』來封上道路入口。
眾人待在入口邊,確認追來的PM並沒有發現這個新的通道,而且已經走掉後,眾人才憑著PM的『閃光』技能,察看這條通道。
四周的土石是鬆散的,有著剛剛才挖成的感覺,大概是眾人進來後的數小時內形成的吧?
掉下來時根本沒有任何分叉路,而且這條路怎看也不是人手挖成,是PM們的『挖洞』技能而形成的。
「大家不要放鬆戒備。」知道前方說不定有PM存在,這次龍時館主決定自己打頭陣的帶路,草夜就換成殿後,雖然由年紀最小的草夜殿後,有點兒擔心,可是龍時館主還是這樣決定。
理由是什麼?大概是一個是大懶人——十七,一位是剛中毒的隊長刕芽,另一人是大路痴——綾,不管怎樣說殿後的人還是要一個比較正常的人比較好。
「這個洞穴有風吹進來的感覺,說不定可以出去外面。」十七走在自家的驚角鹿旁邊,有點煩躁的說著。
由於這個新的道路有點窄的關係,大岩蛇不太能在內裡自由活動,而被刕芽收回到精靈球。
昏迷的探險家改由用眾人的PM跟他們來背著走路。
草夜的長毛豬跟十七的長毛豬,分別各載了四人,兩人的驚角鹿也載了兩人,刕芽的芽吹鹿也很好的載了一人,一共背了七人。另外兩人由龍時館主跟綾和十七兩人輪流交替接力來背。
 
突然後方有著東西倒坍的聲音,草夜亦因這突然的聲音而吃了一驚,以為是之前來追擊的PM發現了這條路而前來的一行人也緊張的看著通道。
倒坍的東西翻起一陣塵土,在其中出現的卻是意料之外的土龍弟弟。
「什麼啊,原來是土龍弟弟啊。」、「嚇了一跳。」各種因為得知事實的人鬆口氣的聲音陸續傳來,因為如果真是追擊的PM,大概大家就真的只能挨打了。
「……吶,我們不如拜託他幫我們挖洞出去吧?」草夜突然靈機一動想到的提案,卻被十七反駁說:「有沒有這麼容易?」
「看我的吧。」草夜自信滿滿的走近,一股不懷好意的感覺也從草夜身上傳出。
感受副這股邪惡的氣氛的眾人也不敢魯莽接近草夜,草夜意外的記仇呢,而且是被嚇的仇。
「可愛的土龍弟弟,我想你可以幫我們挖地洞到外頭吧?」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羨慕呢,總覺得土龍弟弟看著草夜的眼神有些微的奇怪,並不是恐懼。
總而這之,土龍弟弟很快就點頭答案了,並幫忙呼叫自己的同伴挖出一個連大岩蛇也可以穿過的洞。
把傷者搬上大岩蛇後,眾人跟著土龍弟弟挖的地道逃出遺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