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自我創作
  • 3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elody in the Sky

Melody in the Sky

在處處充滿危機的森林裡,有為了尋求真理而踏上旅途的人們,其中也包括了這四個旅人--

「公主……你在哪裡?」望神夜慌張地到處尋找著公主,在這種需要隨時防範野獸的森林而且又在黃昏,許多的野獸開始蠢蠢欲動,對人類而言是要成群結隊行動的,除非是非常有能力的人才敢一個人單獨行動。

但那名公主卻只是個虛弱的女孩,隨時都有可能被野獸當成獵捕的對象。

保護公主任務的,不只有望神夜一人,其中包括了JX以及冰冥兩人,當然,這兩人也是慌張地找公主。

而當這三個人都找不到人,心裡急得快要炸開似的這時,卻傳來一道歌聲。

「灰色の空から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一道女聲如此唱著。

望神夜、JX和冰冥聽到突然傳來的歌聲,便往歌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三人走到了一個湖邊,只看到了一位女孩。

那女孩用了魔法讓自己能站在湖面上,她輕快地繼續唱:「黒く彩られた高い壁のせいで 光さえも見えない 」

一陣風把那位女孩的長髮吹亂了,長髮在風中搖曳著。

「この街はいつしか色を失っていた でも、誰も気づかずに 」女孩原本閉著的雙眼漸漸睜開。

「公主……」正當JX要出面阻止女孩歌唱時,卻被冰冥攔下。

「就讓小羽唱吧,反正我們在這哩,也不會讓公主被攻擊的。」冰冥小聲地說著。

「時計は動き出す 私も動き出す 痛みさえも忘れて 流されていく」從女孩口中流出的旋律彷彿整個森林都聽得見。

這讓望神夜憶起以前他跟女孩--


『公主……趕快離開這裡吧。』望神夜低著頭向寧羽說著。

『不行!不可以讓夜夜一個人在這裡!』寧羽捉著望神夜的手道。

『公主…快逃走吧,不然那些人就要來這裡抓走妳了。』望神夜試著推開寧羽,想讓寧羽遠離這場廝殺。

『不……一定要夜夜跟我一起走!』寧羽哭出聲來了,淚流滿面的她,還是緊抓著望神夜的手。

『公主……』

『那就一起逃走吧。』一旁的冰冥這麼道。

『一起走吧,不然就來不及了!』JX將望神夜、寧羽以及冰冥推到了通往城外的密道裡,隨後跟上。

之後他們順利地逃了出來,開始了隱姓埋名的生活,直到現在。


「どうしてこんな風に作り笑いをして 生きてゆくのだろう」 寧羽緩慢地在湖面上走動,帶著微微的笑,雙眼閉上了,像是想到什麼事了。


『還記得嗎?我們的約定。』寧羽抬起頭望向天空繼續說著:『我們約定好了,要把國家重建,要重建出一個只有歡笑的國家。』

『是的……不會忘的,這個約定。』

『吶……算了吧,現在的生活也很幸福啊,只要有夜夜你們陪著我就夠了。』

『……』


「追いかけるほど遠くなる 先の見えない毎日を 」寧羽慢慢地走近望神夜等人的身邊。

「公主……」

寧羽走到了望神夜的面前,停止了歌唱。

「夜夜,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唱了這一首曲子要給你聽喔!」寧羽握著望神夜的手笑得開懷。

「……只有夜夜生日才有,真好。」一旁的冰冥開始抱怨起來。

「公主偏心啊!」JX打了下望神夜的頭,又開始欺負起人了。

「疼……JX每次都欺負人!」望神夜先把手放到頭上摸了摸,然後開始罵起JX。

冰冥望著即將變為一片黑暗的天空小聲道著:「但願這樣和平的日子能長久--」

「什麼?」寧羽好像聽到了,但卻沒有聽清楚,所以再問一次。

「沒什麼。」冰冥乾笑了下,揮了揮手。

----------------------------------------------------

夜晚,總讓人害怕。

四個人坐在升起的火旁,邊吃著今天獵到的動物,還是由賢妻良母的JX負責煮的。

「吶,夜夜,這是你的禮物。」冰冥把手上的小盒子給了望神夜,而後露出燦爛的笑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生日快樂!」

「謝謝冰冰!」望神夜接過盒子,很高興地道。

「……」JX看了下自己,便小聲道:「禮物沒什麼,就是打你一頓!」

說完,除了JX自己本人沒被嚇到外,其他三人都被嚇著了。

「你幹麻啊!生日禮物有人這樣送的嗎?!」冰冥起先罵了JX。

「JX好可惡……」寧羽小小聲地罵。

望神夜則是打了下JX。

平靜的夜晚,四個旅人又將為了明日的旅途開始準備。

繼續尋找每個人心中的真理,帶著期望、淚水以及笑聲。

『夜夜,生日快樂。』


The End
---------------------------------------------------------------------

很感謝我的好朋友為我寫了這篇生日賀文!
我很愛,很愛,很愛。
先說好了(?)這跟 尤奈法斯 沒關了。
冰冰謝謝你,我愛你。嫁給我吧(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