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自我創作
  • 3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uLo】儀式VII-為誰而流的淚水

 那是小時候的事,我跟妹妹和平日一樣在附近的公園裡玩耍。

我們玩著各種各樣的遊戲,其中我們最擅長也是最喜歡玩的就是捉迷藏。

如平日一樣,用『剪刀石頭布』決定了誰是負責捉的人後,我們就躲了起來。

一秒、兩秒……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過去了,還沒有聽見任何人被抓到的聲音。

我從草叢處探看外面,想要確認清楚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

然而,我卻看到妹妹所在之處,那裡有個陌生人正在慢慢靠近。

當我想要從藏身處衝出去時,我就失去意識了。


在那個黑暗的環境中,我一直被緊綁著雙手雙腿不能動彈,而口裡亦擠滿了布條不能發出聲音。

那時候的我,完全是處於一直任人處置的狀態。

在那時,唯一能用的就只有耳朵,我可以聽到了妹妹身上所戴的鈴鐺在我身旁響起。

我們一直一起處於那樣的地方好幾天。


直到一天——

在令人厭惡的房間中,傳來了陌生又有點熟悉的聲音。

那是當初抓我們來到這房子的人的聲音,他把我們抓了起來後,就帶到這房子裡。

那些人用著我聽不懂的話語跟房間的主人說了些話。

然後,他就慢慢走近我們,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停在了我們身邊。

他停頓了一會兒後,從遠處又再傳來了數人的腳步聲,然後是搬運東西的聲音。

當我意識到是怎麼一會事時,已經是我被人抬起來的時候了,想要反抗卻無力反抗。

數日來沒有很好地進食的我們已經無力反抗了。




之後,我跟其他人一直在搖搖晃晃的環境中被人運送走了。

有車子的聲音、輪胎的聲音……我們被帶到很遠的地方。

身邊再沒有聽得懂的話語聲。

我們已經再沒人反抗了,眼睛再沒有被蒙上黑布、



偶然的一次機會下,我逃了出來。

然後,我躲在了一個人的車子裡,好像是當地很有權勢的人的車裡,追捕我的人亦不敢向他們要求查看車裡的一切。

然後,我得到了「廣先生」的幫忙,順利逃脫了。

他准許我在他的家裡住,而且教會了我在那裡如何生活。


「這就是我跟妹妹失散的原因了。事實上,我亦不知道妹妹她還在不在。因為那樣的情況下,說不定也被帶到其他地方去了。不過,也有可能被人救出來了。」我慢慢把一切的事說出來。


當我抬起頭看向橘時,他已經淚流滿面了。「你、你幹什麼哭了?!」


「對不起,因為我沒想到是這麼沈重的話題……對不起,你真辛苦呢。」橘哽咽著說道。

自己本來以為只是什麼家人離婚後搬家之類的話題,想不到是如此沈重的話題。

自己一邊聽一邊想像那樣的情況,便覺得很心酸了。


「……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了。因為,我現在很健康地在這裡。」我笑著說。

那樣子的確很辛苦,或者說是不幸。不過,我卻覺得很幸運了。

因為得到了別人的幫助,我可以健康成長,跟那樣沒能逃出來的孩子相比,我不知道幸福多少了。


「對呢,莎夏遇到好人呢……真的太好了。」橘抹著眼淚一邊笑著說。


「你哭個夠吧。哭夠了,我們再回去吧。」


「嗯、嗯、謝謝你。」


當時的我完全沒有哭泣,然而現在你代替了我哭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